宋晓梧:尽快实现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全国统筹
发布时间:2019-05-18

  第二,养老保险的改革。刚才挪威介绍的情况主要是集中在养老保险制度的改革。中国的养老保险制度也需要进一步的深化改革。从替代率的角度来说,或者是从在职职工与退休人员的比例来说,挪威提供的数据是67岁以上的非劳动年龄的人口,我们这个比他的差很多了。到2017年末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人数是9.15亿人,其中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覆盖4.03亿人,已经领取退休金的1.15亿人,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是5.13亿。2017年基本养老保险4.7万亿元,支出4万亿元,累计结余5万亿元。总体看情况还可以,但分省看,一些地方职工养老保险已出现了当年收不抵支,分阶段延迟退休年龄应提到议事日程。这点和迟院长讲的意见是完全一致的。

  我们老龄化的负担在加重,经济转型的过程中,企业的发展感觉到社会保险缴费重,中央也参照了国际经验,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时候,适当的减轻企业的社会保险缴费率。今年两会提出,各省可以把养老保险企业的缴费率降到16%。随着缴费率的减少,在职人员减少、退休人员的增加,重点是在于将原先现收现付转到个人帐户积累,实现统帐结合的半积累模式,国有资本偿还债务应该抓紧实施,这点也只有在全国统筹的情况下才能真正的办好。

  第四,银发浪潮中消费结构发生了变化,老年人消费占比大幅度提升。“旅游老人” 、“候鸟老人”“学习老人”带来新的大规模消费机遇。在医疗消费方面,卫生部卫生统计信息中心一项研究报告提出,即便是按1998年的医疗实际费用支出计算,人口老化带来的医疗需求量负担到2025年将增加47%,如果考虑到各年龄组的医疗费用按GDP年增长率同比增长,我国医疗需求量费用到2025年将达到6万亿元以上,占当年GDP的12%左右。)此外,中国“4:2:1”人口结构快速步入深度老龄化的阶段,对房地产的发展前景如何预测?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可以看到,养老抚养比现在已经从比较高的3.16降到2.88,不到3个在职人员养1个退休人员。这是全国的情况,分省看有的比较严重,比如说黑龙江,在职的1.26个在职人员养1个退休人员。这种情况要求尽快实现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全国统筹。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了全国统筹的目标。2018年6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建立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的通知》,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迈出第一步。通知要求抓紧制定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的时间表、路线图。

  老龄化的特点,刚才迟福林院长已经说了,我不展开说了。我们是基数大、速度快、底子薄、负担重,未富先老。

  宋晓梧认为,这对于全国建立统一的劳动力市场,为不同地区企业提供公平、平等的竞争环境,本次同时发挥社保大数法则作用,举全国之力抵御老龄化风险具有重大意义。他建议,“要尽快实现统一缴费率,统一缴费基数,统一征收机构,统一划拨国有资本偿还隐性债务。”

  总的来说,中国当前要看到一个大的背景是三重奏,我们的社会由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变,产业结构由农业向工业服务业转变,人口结构由年轻向老龄化转变。体制转型深刻影响了产业和人口的转型。比如说,我们的体制可以强制实行一个家庭一个孩子。但是,我们的体制转型又是基于产业和人口的平台上展开的,如果我们把中国近代的问题放到这三个大的结构调整中来看,我们可以更加清晰的认识很多问题。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了全国统筹的目标。2018年6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建立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的通知》(国发〔2018〕18号),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迈出第一步。通知要求抓紧制定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的时间表、路线图。这对于全国建立统一的劳动力市场,为不同地区企业提供公平、平等的竞争环境,同时发挥社保大数法则作用,举全国之力抵御老龄化风险具有重大意义。要尽快实现统一缴费率,统一缴费基数,统一征收机构,统一划拨国有资本偿还隐性债务。

  下面我重点说说在面临老龄化浪潮中,中国面临的诸多问题。第一个问题,老龄化浪潮中的人力资源与就业。首先是我们面临着人力资源问题,过去我们是人力资源大国,现在要向人力资源强国转变。同时,我国正经历着快速老龄化阶段,在这个阶段,提高劳动素质和尽可能的扩大劳动力的供给是非常重要的。从提高劳动力的素质来说,我们有很大的潜力。根据中国人才发展报告2017年提供的数据。高级技术占比日本40%,德国50%,中国只有5%,我国高级技工缺口达上千万。我们的退休年龄男性60岁,女性55岁。人的寿命比50年代退休年龄的时候提高了20-30岁了,如何使得已经退休的人发挥他的潜力,这方面还有很大的可挖掘的余地。

  新浪财经讯 “2019中挪社会政策论坛”于3月30-31日在中国海口举行,论坛由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挪威城市区域研究所主办,主题为“老龄化社会的中国”,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原会长宋晓梧出席并演讲。

  最后,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对社会伦理和道德信仰有潜移默化的深远影响,这个也是一个深层次的社会问题,对于人的伦理、道德和信仰会发生一个很大的变化。社会老化了以后有什么变化,这是我们应该高度关注的,现在关注还不够。

  以下为演讲实录:

  再就是建立多层次的养老保险体系,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都压在政府上,要大力的发展个人储蓄、企业年金、基本保险。尽管中央发了很多的文件,有了很大的进展,但是,参加的人数和基本养老相比是不相称的,可以说基本养老还是唱主角戏。养老保险问题肯定涉及到康养体系,2017年,国务院印发《“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提出“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医养相结合的养老服务体系更加健全。”“政府运营的养老床位数占当地养老床位总数的比例不超过50%,护理型床位占当地养老床位总数的比例不低于30%”

  从劳动就业来说,我们从就业总量压力转向结构压力,过去每年上千万的新增劳动力,高的时候将近两千万新增劳动力,现在新增劳动力每年在减少二三百万,总量压力对就业并不大,但是,结构的调整现在非常大。特别是我们的劳动力成本的竞争,过去是低劳动力成本竞争,现在改为创新发展。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包括刚才迟福林院长谈到了以制造业为主向服务业为主的结构性的转变,包括经济发展中的产业结构、技术结构的调整,都对劳动力结构调整提出了新要求。所以,在老龄化的背景之下,就业总体来看压力减轻,但是结构调整的压力很大。因此,稳就业仍然是中国当前经济的头等重要问题。

  第三,在老龄化社会中应特别重视儿童福利体系建设,我们对儿童的福利建设重视不够,从应对老龄化浪潮来说,我们应该建立养老的儿童福利体系,当前的重点是农村的留守儿童、随农民工进城儿童、城镇低收入儿童家庭。扩大儿童保障范围,分类设立儿童津贴标准,完善大病救助,为重病儿童提供补助。

  宋晓梧:谢谢蔡武部长,现在中国面临的老龄化问题已经很严重了,现在我们是步入中期老龄化社会。按照国际通用划分指标,当一个国家和地区65岁以上人口占比超过7%的时候则进入了老龄化社会,超过14%时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目前,我国还没有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按照世界银行发布的报告,预计到2027年,中国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上升到14%,进入深度老龄化,这意味着中国老龄化速度是非常快的。从老龄化进入深度老龄化,我们大概用25年,估计到2050年中国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将达到26%。

  宋晓梧称,养老抚养比已经从比较高的3.16降到2.88,不到3个在职人员养1个退休人员。这是全国的情况,分省看有的比较严重,比如说黑龙江,在职的1.26个在职人员养1个退休人员。他表示, “这种情况要求尽快实现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全国统筹。”

责任编辑:谢长杉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原会长宋晓梧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原会长宋晓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