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腾:开发老人潜力、促进年青一代生育应对老龄化
发布时间:2019-05-19

  未来展望,我们需要做什么呢?我们从两个方面看,把老龄化转危为机,我们要在危机没有出现之前就采取行动,采取一种综合性的策略,不管是在劳动力市场,在政策等等方面都需要采取系统性的方法,同时我们也要考虑到年轻人的需求。包括文化、价值观、生活方式等等,谢谢大家!

  从联合国的角度来看,我们也做了一些跨国的对比,政府一些短期和中长期的行动,需要和私营部门和民间社会配合,这些活动应该要进一步的整合协调,使得老龄化能够转危为机。我还想说的是,对于老龄化的应对应该基于各国的条件和社会经济活动实现,这样才有很好的效果,因为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策略。我们采取的是全生命周期的策略。那么,哪些是中国需要考虑的行动呢?

  首先,中国应该进一步的开发新一代老人的潜力,因为新一代老人的健康状态更好、技能水平也更高,可以逐步的放缓退休的年龄,挖掘由于寿命延长带来的更多潜力。

  以下为演讲实录:

责任编辑:谢长杉

联合国人口基金驻华代表洪腾 联合国人口基金驻华代表洪腾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第二,要采取的措施是要支持年轻人、年轻的一代,要让他们有更多的孩子。那么,到底是谁要更多的孩子呢?中国的年轻人结婚年龄更晚,他们选择有1个孩子或者是不要孩子,这也是中国老龄化的一个因素。这样的趋势在未来仍然会持续,因为生孩子、养孩子的成本是很高的,特别是对于妇女来说。所以,另一个需要变革的情况是,现在妇女基本上是完全负责照料家庭,她们没有工资,另外,产假不太够,缺乏不够灵活的工作环境, 增加所以,工作和生活之间的平衡是有问题的。

  但是一般来说,和发达国家相比,发展中国家都会遇到未富先老的问题,国家经济还没有发展起来,但是很快就进入到老龄化的社会。尤其跟过去15年的速度相比发展非常快,比如说古巴和韩国这两个国家。生育率包括新生儿的比例20世纪中叶有所下降。但是,65岁以上老人呢?在2015年到2030年的发展速度非常快。这是一个全球变化的趋势。中国人口基数是最多的,这边指的是老龄化的人口基数非常大,中国老龄化人口已经占到2.45亿。此外,中国仍面临未富先老的结构性矛盾,尤其是劳动力市场在缩减。如何应对这样的问题,中国如何保持经济持续的增长,同时解决老龄化的问题。这里还有很多的问题我还需要进一步的挖掘。

  在过去40年当中,中国从贫困的大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的经济体,但是,现在我们如何可以更好的应对老龄化带来的正面影响。中国的老龄化人口每年增长一千万,我们要对经济进行调整,如何调整医疗系统,如何改革社会机构,使得速度足以够快,能够实现更好的经济发展,提供更好的生活质量。刚才田教授也说到了,他也谈到了老龄化带来的挑战,但是也带来了机遇,因为有进一步推动经济发展的动力。我们看到一个国家的经济结构对经济发展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中国要提高人口的技能、提高医疗条件和养老系统,并且转向高端创新驱动的服务业和制造业。我们看到这些变化正在发生,但是,需要进一步的加快速度。

  另外,还要考虑为年轻一代投资,包括教育;此外,也要看到老年人的价值,要采取全生命周期的管理方式等。

  首先,中国应该采取措施,进一步的开发新一代老人的潜力,因为新一代老人的健康状态更好、技能水平也更高。我们可以逐步的放缓退休的年龄。包括男女之间的退休年龄同等对待,这样进一步挖掘银发经济带来的机遇,如果我们这么做的话,我们可以得到新的人口红利。所以,我们要挖掘由于寿命延长带来的更多潜力。因为中国还在不断的现代化的过程中,所以,我们要采取这种措施。

  其表示应对老龄化,中国需要作出如下应对:

  第二,要采取措施支持年轻人、年轻的一代,要让他们有更多的孩子。现在妇女基本上是完全负责照料家庭,她们没有工资,另外,产假不太够,缺乏不够灵活的工作环境,工作和生活之间需要作出平衡。

  新浪财经讯 “2019中挪社会政策论坛”于3月30-31日在中国海口举行,论坛由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挪威城市区域研究所主办,主题为“老龄化社会的中国”,联合国人口基金驻华代表洪腾出席并演讲。

  另外,在挪威、丹麦和瑞典这些国家,他们也考虑了这些措施为年轻一代投资,包括教育,我们向中国和其他的一些老龄化的社会采取措施,之前的演讲人也提到一点,我们要看到老年人的价值,我们要采取全生命周期的管理方式。

  洪腾:感谢中改院迟院长邀请我代表联合国人口基金来参加这个会议。人口老龄化的问题不仅是中国面临的问题,也是全球共同问题。当前,全球新生儿的数量递减,很多发展中国家的老龄化速度要比发达国家快得多。比如说,瑞典85年,美国69年,英国、西班牙55年的时间进入老龄化,泰国只有24年的时间就进入了老龄化的阶段。可以看到,对巴西来说,可能只有25年的时间就进入老龄化,哥伦比亚是22年进入老龄化社会。因此,发展中国家要很快的响应人口老龄化的变化。